全部都惧怕她们

- 编辑:admin -

全部都惧怕她们

 包括先前送张若尘和紫茜回到武市学宫的外宫学员王琪,也恭恭敬敬的对着那两个女子行礼。
 
    那一个姓黄的女子,身材很是高挑,留着齐腰的宝蓝色长发,肌肤十分白皙,细腻得就像梨花的花瓣。
 
    那一个姓端木的女子,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脸上的五官长得十分精致,睫毛纤长,双眸明亮。虽然看上去年纪不大,可是身材发育却十分傲人,胸前的双峰,比那一个黄姓的女子更加挺拔。
 
    最主要的是,两个女子都长得十分美丽,有倾国倾城的容颜。
 
    那两个女子,登上了七丈高的石台,向着武场中的四百六十八位年轻武者看了一眼,便盘坐在石台上,闭上双目,像是修炼了起来。
 
    西院武场之中,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被那两位女子给吸引过去,根本移不开不目光。
 
    那些已经在武市学宫中待过一两年的外宫学员,却根本不敢看那两个女子,脸上露出忌讳的神色。
 
    张若尘也向着那两个女子看了一眼,微微诧异了一下,道:“她们的身上居然穿着锦袍!”
 
    一般来说,武市学宫的外宫弟子,只能穿白袍。
 
    只有内宫弟子,才能穿锦袍。
 
    柳乘风盯着石台上的那两个女子,低声的道:“只要成为玄榜武者,或者积累足够多的功勋值,即便是外宫弟子,也能穿锦袍。”
 
    平时柳乘风看到美丽的女子,早就已经双眼放光,恨不得立即扑上去。
 
    但是,看到石台上的两个女子,他却罕见的没有一丝纨绔公子的样子,反而还露出几分恐惧的神色。
 
    张若尘有些好奇,道:“她们是玄榜武者?”
 
    柳乘风连忙点了点头,道:“武市学宫的西院,一直都是阴盛阳衰,女学员都特别厉害,男学员在西院很难有话语权。在武市学宫的内部,全部都称她们是西宫娘娘,主宰西院的一切。若是男学员得罪了她们,那就死定了!哎!”
 
    张若尘的脸上露出几分凝重的神色,若是那两个女子,真的是玄榜武者,那么她们的实力还真是可怕。
 
    想要进入《玄榜》,比进入《黄榜》,要难太多太多。
 
    《黄榜》仅仅只是一个郡国的最顶级的黄极境武者的排名。首先,黄极境武者的境界还很低;其次,《黄榜》涉及的地域范围也很狭窄。
 
    可是《玄榜》却不同,只有最顶级的玄极境武者,才能进入榜单。
 
    而且,《玄榜》排名的范围,也增加到天魔岭周边的三十六郡国。
 
    也就是说,只有三十六郡国最顶级的那一批玄极境武者,才能进入《玄榜》。
 
    可以说,每一位能够进入《玄榜》的武者,都有抗衡地极境武者的实力。《玄榜》排名靠前的那些人,甚至比一般的地极境武者还有更加强大。
 
    坐在石台上的那两位绝色的女子,若真的是玄榜武者,那么她们的实力岂不是可以抗衡地极境的顶尖高手?
 
    难怪那些外宫学员,全部都惧怕她们。
 
    张若尘收回目光,不再盯着那两个女子,向着四周看了看,发现今年云武郡国一共有三十一位年轻武者,通过了第一轮考试。
 
    这样的成绩,往年肯定不敢想象。
 
    四方郡国,一共有一百六十二人通过第一轮考试,依旧是岭西九郡之中人数最多的郡国。当然,与往年比起来,就要差很多。
 
    要知道,仅仅只是死在张若尘和紫茜手中的武者,便达到九十八位,而且,其中还有不少都是高手,的确是让四方郡国的武者元气大伤。
 
    霍星王子盘坐在四方郡国的武者之中,冷冷的盯着张若尘和紫茜,眼中带着浓烈的杀意。
 
    张若尘的目光也盯着远处的霍星王子,发现霍星王子体内的血气明显增强了不少,就连眼神都变得异常锐利。
 
    “霍星王子已经突破到玄极境小极位了!”张若尘道。
 
    “什么?”
 
    柳乘风惊呼一声,脸色一变,有些担忧起来,道:“霍星王子本来就天赋异禀,又是一位天才驭兽师,精神力肯定相当强大。再加上他现在突破到玄极境小极位,估计这一次他很可能会成为学宫考试的第一。”
 
    张若尘问道:“成为学宫考试的第一,能有什么好处?”
 
    柳乘风道:“别说是成为学宫考试的第一,就算是成为学宫考试的前十,也能得到十分丰厚的赏赐。”
 
    “即便是第十名的新生,也能得到一百点功勋值。第九名的新生,可以得到两百点功勋值。以此类推,第四名的新生,可以得到七百点功勋值。”
 
    “第三名的新生,可以得到一千点功勋值。”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