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皇黄境天

- 编辑:admin -

太皇黄境天

   一个巨大的黑影,从半空中俯冲下来,落到了张若尘的面前。
 
    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只狮子那么大的黑色巨猫,背上还长得一对黑色的羽翼。
 
    “喵!”
 
    小黑发出一声猫叫,身体逐渐缩小,变得只有正常猫的大小,嘴里发出人的声音,“累死了!累死了!那个家伙的修为很不一般,居然是一位御兽师,唤来了一大群食尸鸦,要不然的话,本皇必定将他给干掉。”
 
    张若尘见到是小黑,也微微松了一口气,道:“霍星王子逃走了?”
 
    “对啊!”
 
    小黑道:“与他一战,差一点将我体内本就不多的真气耗尽。少年郎,给我一枚灵晶,我要恢复真气。”
 
    张若尘取出一枚灵晶,丢给了小黑,好奇的道:“你的修为怎么增长了那么多?”
 
    要知道,张若尘在黄极境中极位的时候,小黑的战力也只有黄极境中极位,而且,比张若尘还要稍微弱一筹。
 
    可是,刚才小黑展现出来的战力,竟然可以和玄极境小极位的武者抗衡,竟然将霍星王子打得逃跑。
 
    小黑道:“早就告诉你了,本座的力量全部被封印在乾坤神木图之中,只有你才能打开封印。你的修为越强,打开的封印就越多,我的力量自然也就越强。”
 
    张若尘道:“若是将你的封印完全解开呢?”
 
    小黑仰着硕大的头颅,道:“那就是本皇重临天下之时,屠天杀地,唯我独尊。你只需要跟着我,做我的奴仆,本皇保证让你在昆仑界横着走。”
 
    接着,小黑又叹息了一声,道:“可惜须弥和尚那老秃驴早有谋划,以你的修为,根本不可能将封印全部解开。不说了,本皇先去时空晶石的内空间中恢复真气。少年郎,给我一枚灵晶。”
 
    张若尘道:“时空晶石的内空间中储存有大量灵晶,你自己去取。你需要花费多长时间,才能恢复真气?”
 
    “借助灵晶,只需要半天就能恢复!”小黑道。
 
    张若尘将小黑收进时空晶石的内空间,便站起身来,前去打扫战场。他也算是看出来,小黑根本不可能逃出乾坤神木图的封印。
 
    而且,它也绝对不敢对张若尘不利,一旦张若尘死了,它就会再次被封印道乾坤神木图之中。
 
    青幽死了,另外七位四方郡国的武者也死了,只有霍星王子逃走。
 
    张若尘在青幽的身上搜出十八枚兽眼,相当于猎杀了九头二阶下等蛮兽。
 
    青幽的身上也有一张二星贵族卡,还有三十八枚灵晶,三百枚银币。
 
    张若尘对那一张二星贵族卡没有抱多大的希望,若是找不到青幽的直系亲属的血液,就算贵族卡上存着大量的银币,也取不出来。
 
    张若尘将青幽手中的那一柄索命镰刀捡起来,将真气注入索命镰刀,发现索命镰刀中居然有二十三道铭纹,是一件五阶真武宝器,至少可以卖十万枚银币。
 
    索命镰刀倒是一件好东西,价值连城,一旦卖出去,就是一大笔财富。
 
    随后,张若尘又去将另外七位年轻武者身上的兽眼、兵器、灵晶、银币,全部收进时空晶石的内空间。
 
    现在并不是清点宝物的时候,霍星王子随时都可能会回来,以张若尘现在重伤的状态,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必须立即离开这里,寻找到一处安全的地点,再慢慢的清点这一次的收获。
 
    张若尘忽然想到了紫茜,于是,立即进入他先去和青幽战斗的那一片密林,寻找紫茜的踪迹。
 
    “嗯……啊……嗯……”
 
    没过多久,张若尘的耳边听到一个女子急促的喘息声,似乎还发出一声声诱/人的呻/吟。
 
    张若尘将茂密的草丛分开,看见紫茜躺在地上,一双玉手抱在胸前,浑身都在颤抖,看到张若尘之后,俏丽的脸上露出一丝红晕,颤声的道:“我……我中毒了……救……救……我……”
 
    不像是在求救,那诱/人的声音,更像是在娇吟!
 
    她的状态很不对劲,眼神迷离,睫毛轻轻的颤动,红唇微微的张开,雪白的肌肤上蒙上了一层粉红,逸散出一粒粒香汗。
 
    “中毒?中什么毒?”
 
    张若尘看到紫茜的右肩有一个青黑色的掌印,正是被青幽的青魔手打伤。
 
    青魔手的毒!
 
    “不对,似乎不止是青魔手的毒!”
 
    张若尘在紫茜的小腹位置,发现了血痕,那是被幻毒蜂的尾刺刺中。
 
    紫茜的身上,一共有三处刺痕,分别在颈部,小腹,左边大腿根部。
 
    她的一双修长的美/腿在轻轻的颤抖,相互搅在一起,使劲的蹭动,就连裤裙似乎都要破碎,也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别的原因?
 
 82.第82章 救人解毒
 
    中了幻毒蜂的毒,紫茜产生出强烈的幻觉。
 
    同时,青魔手的毒也十分奇特,让她变得意乱情迷,美丽的玉手甚至在抓扯身上的衣服,撕裂出一条条破口,露出雪白的肌肤。
 
    “青幽修炼的是邪功,专门吸收女子体内的真气,从而强大自身。为了更加方便的擒住女性武者,青魔手肯定有让女子迷失在情/欲中的毒性!这下有些棘手了!”
 
    张若尘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先将一枚圣捏丹给紫茜服下。
 
    随后,张若尘扶住紫茜的玉臂,将她背了起来,打算先离开此处。
 
    虽然紫茜是一个杀手,而且,很可能是来杀他,张若尘完全可以放任她不管,让她自生自灭。
 
    但是,先前他们毕竟一起并肩战斗,若不是紫茜出手杀死了那七个武者,单凭张若尘一个人的力量,未必能够杀出重围。
 
    “嗯……救我……”
 
    紫茜浑身柔软,就像是喝醉酒了一般,美丽的脸颊与张若尘的脸磨蹭在一起,嘴里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
 
    她的一双柔软的玉手,情不自禁的探进张若尘的衣服,揉捏着张若尘的胸膛。
 
    张若尘背着紫茜,急速在密林中奔跑,想要尽快逃离刚才战斗的地点。
 
    被他背在背上的紫茜,却不停在他身上摸索,一张柔软的红唇在他的脸上亲吻,将张若尘的脖子亲红,留下一个草莓般的印记。
 
    “有完没完。”
 
    张若尘使劲的偏了偏头,将紫茜的脸微微撞开。
 
    此刻,紫茜意识模糊,产生出强烈的幻觉,反而变本加厉。
 
    “刺啦”的一声。
 
    她将身上的衣衫撕碎,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只剩一件贴身的月白色的裘衣,一对丰腴的酥峰压在张若尘的背上。
 
    她的喘息声变得更加急促,娇躯十分滚烫,在张若尘的背上使劲的蹭动,再次亲吻在张若尘的脸上,留下一片片湿漉漉的吻痕。
 
    “嘎!”
 
    忽的,头顶上方,传来青鳞鹰的叫声。
 
    张若尘的脸色一变,立即停下脚步,卧到地面上的一处凹坑之中,用杂草和树叶遮住自己的身体。
 
    张若尘屏住呼吸,向着天空看去。
 
    霍星王子站在青鳞鹰的背上,盘旋在上空,正在四处寻找。
 
    除了霍星王子之外,还有另外一个骑着双头雪鹫的白衣男子,也飞在上空。
 
    他们的目光都盯着下方,在寻找着什么?
 
    “救……救我……唧……唧……”
 
    紫茜双眼迷离,嘴里喘着粗气,紧紧的抱着张若尘,玉手再次伸进张若尘的衣袍。
 
    “别动!”
 
    张若尘将紫茜反压在身下,一只手紧紧的捂住她的嘴唇,另一只手将她的一双手臂也给制住,生怕她乱动乱叫,将上空的两人给惊动。
 
    若是此刻有人从旁边经过,看到这一幕,肯定会以为是张若尘想要对紫茜图谋不轨。
 
    霍星王子站在青鳞鹰的背上,最终还是没有找到张若尘和紫茜的踪迹,眼神变得冰寒,“可恶,被他们逃走了!这一次四方郡国损失惨重,就连风知衣和青幽都被他们杀死,若不将他们找出来碎尸万段,难消本王子心头之恨。”
 
    风知林站在双头雪鹫的背上,眼神也很冰冷,道:“云武郡国的九王子,对?他杀死了我的弟弟,我会让他付出沉痛的代价。”
 
    风知林,乃是风知衣的兄长,修为达到玄极境大极位,在两年前就已经成为武市学宫的外宫弟子。
 
    风知林是第一轮学宫考试的巡查者之一,负责救援遇到危险的考生。
 
    风知林道:“既然他们已经逃走,我也该离开。若是让别的巡查者发现我和你待在一起,肯定会捅到学宫长老那里,说我徇私舞弊。”
 
    霍星王子点了点头,道:“风师兄,你先去!这一次算他们运气好,下一次就没这样的好运了!”
 
    随后,霍星王子和风知林驾驭着坐骑,向着两个不同的方向飞走。
 
    “原来他就是风知衣的兄长,要提取风知衣的二星贵族卡中的银币,必须得找他才行。”张若尘将风知林的面貌记了下来。
 
    忽然,身下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紫茜挣脱了张若尘的压制,将张若尘反压到身下。
 
    张若尘摇了摇头,一指点了出去,击在紫茜的眉心。
 
    紫茜的气湖猛烈一震,双眼一黑,就像是一团春泥一般,软绵绵的掉在了张若尘的身上。
 
    “真是可怕的毒性,居然让一个冰山一般的杀手,变得如此放/浪。幸好是遇到了我,要不然,你今天必定人财两失!”
 
    张若尘摆动着紫茜的身体,将她再次背了起来。
 
    花费了半个时辰的时间,张若尘狂奔了一百多里,终于找到一处相对比较安全的山洞。
 
    张若尘将紫茜放到地上,发现紫茜的嘴唇变成了青紫色,脸色苍白,若是不及时救治,肯定必死无疑。
 
    张若尘让紫茜坐在地上,随后,走到了她的身后。
 
    他也盘坐在地上,运转体内的真气,脑海中浮现出《九天明帝经》第二层的法诀。
 
    “《九天明帝经》第二层,太明玉境天!”
 
    随着真气的不停运转,张若尘体内的真气变得越来越纯净,变成了玉白色。
 
    “哗!”
 
    张若尘的双掌同时打出去,击在紫茜裸/露的玉背之上。
 
    玉白色的真气,从张若尘的掌心吐出,通过紫茜背上的中天脉,进入紫茜的身体。
 
    《九天明帝经》的第一层,太皇黄境天。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