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轮考试结束

- 编辑:admin -

第一轮考试结束

第一轮考试结束
 
    对于紫茜的问题,张若尘的回答,当然是没有。
 
    谁会承认自己是混蛋?
 
    接下来的一天,张若尘和紫茜都藏身在山洞中养伤。
 
    在疗伤丹药的辅助之下,到天黑的时候,张若尘的伤势恢复了七八成。以他现在的时候,就算与霍星王子遇上,也有十足的把握将对方镇压。
 
    这一次,张若尘和紫茜虽然九死一生,但是,收获也很大。
 
    从青幽的身上收集到的十八颗兽眼,另外七位武者的身上,一共收集到二十六颗兽眼,再加上张若尘身上本来就有的十四颗兽眼。
 
    张若尘现在一共有五十八颗兽眼,相当于猎杀了二十九头二阶下等蛮兽。
 
    “我现在的修为是玄极境中期,只需要猎杀十头二阶下等蛮兽就算过关。也就是说,我现在已经超额完成任务。”
 
    张若尘微微的一笑,向着紫茜盯过去,道:“紫姑娘,你那里有多少颗兽眼?”
 
    紫茜盘坐在地上,收起真气,道:“一共六十八颗,相当于猎杀了三十四头二阶下等蛮兽。”
 
    玄极境小极位,必须要猎杀四十头二阶下等蛮兽。
 
    张若尘取出十二颗兽眼,递给紫茜,道:“给你。”
 
    紫茜并不客气,将十二颗兽眼接过,收了起来。
 
    她道:“你真的不怕我出手杀你?你知道你的人头,在黑市中的价格吗?”
 
    张若尘继续清点地上的灵晶、银币、真武宝器,头也不回的问道:“多少?”
 
    “一百五十枚灵晶,相当于十五万枚银币。”
 
    紫茜的脸上带着笑意,道:“你知道十五万枚银币已经可以请动地极境的高手亲自动手杀你。”
 
    张若尘转过身,将一个包袱递给紫茜,道:“一百五十枚灵晶,给你,收好!”
 
    “什么意思?”
 
    紫茜微微一愣,接过张若尘手中的包袱,打开一看。
 
    包袱之中,散发出五彩斑斓的颜色,一股浓郁的灵气从里面涌出来,让空气中的灵气浓度急剧攀升。
 
    竟然真的是一百五十枚灵晶。
 
    张若尘淡淡一笑,道:“这些都是从青幽和那死去的七个武者的身上搜出来的宝物!老规矩,灵晶归你,真武宝器和丹药归我。”
 
    紫茜轻轻的咬了咬下唇,死死的盯着张若尘,毫不客气,将一百五十枚灵晶,全部收了起来。
 
    能够来参加武市学宫考试的年轻武者,每一个都是武道天才,不是来自某个大家族,就是来自某个大型的宗门。
 
    他们身上的修炼资源和财物自然相当丰厚,十个人加起来,就堪比一位地极境高手的家底。
 
    张若尘将所有真武宝器和数十个丹瓶给收起来,问道,“现在,我们已经完成了任务,可以提前结束第一轮考试,现在我们就回去!”
 
    “不行!我们现在才杀了二十四个四方郡国的武者,根本没有伤到四方郡国的根基。风知衣和青幽都死在我们的手中,接下来的两天,我们可以更加毫无顾忌的出手,将四方郡国的武者杀得片甲不留。”紫茜的眼神发寒,并不打算现在就结束第一轮考试。
 
    张若尘轻轻的摸了摸下巴,道:“你是觉得猎杀四方郡国的武者比做杀手更赚钱?”
 
    “是又如何?”
 
    紫茜毫不掩饰的承认,随后又道:“你做为云武郡国的九王子,难道就不想为云武郡国出一份力?若是你和我都离开了天魔岭,别的那些云武郡国的年轻武者,如何抵挡得住四方郡国的武者的杀戮?”
 
    张若尘道:“你这么一说,我似乎真的不能袖手旁观!”
 
    紫茜的脸上露出美丽的笑容,长长的睫毛,轻轻的颤动,柔声的道:“那是自然。在战斗之中,修为才能最快的提升。而且,我们掠夺的修炼资源越多,进入武市学宫之后,修炼速度就会越快。”
 
    “为了云武郡国能够少死几个人,那我就陪你疯狂一次。”张若尘道。
 
    夜色昏暗,张若尘和紫茜化为两道残影,冲进了天魔岭。、
 
    张若尘现在的速度,达到三十八米每秒,与紫茜的速度旗鼓相当,不分上下。
 
    整整一夜,血雨腥风。
 
    又有三十五位四方郡国的武者,死在了紫茜的剑下。
 
    他们两人又得到大量的修炼资源,不仅有兽眼、灵晶、银币,还有数十件真武宝器,大量丹药,以及十多斤灵肉。
 
    白天的时候,他们便隐藏在山洞中休息,恢复真气。
 
    张若尘一连炼化七枚三清真气丹,终于将玄极境中期的修为巩固下来,身上的伤势痊愈,而且,精气神变得更加饱满。
 
    不知不觉,黄昏又已经来临。
 
    天色逐渐暗下来,很快又进入黑夜。
 
    这是第一轮考试的最后一夜!
 
    这一夜,天魔岭中再次响起此起彼伏的惨叫声,甚至还有考生捏碎了麒麟球,升起麒麟烟。
 
    但是,当然巡查者赶到的时候,那一位考生已经死去,凶手逃得无影无踪。
 
    “真是怪了!今年的学宫考试,竟然如此惨烈,四方郡国的年轻武者至少已经死了二十人。”那一位手捏长枪的巡查者道。
 
    另一位巡查者抱着双手,站在那一具尸体的旁边,道:“恐怕远远不止二十人。”
 
    “反正四方郡国这一次是损失惨重,也不知到底是惹到了什么人?”
 
    “走!反正是最后一夜,明天中午考试就结束了!”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