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心剑钟

- 编辑:admin -

天心剑钟

  最近几年,却频频出现。
 
    这是大兴之兆!
 
    若是没有意外,霍星王子、姚青桐、紫茜,就将是今年的新生前三甲。至于具体的排名,那就要看他们在武塔中的表现。
 
    “紫姑娘,真是太强了,居然闯过了第三层的第一关,肯定会被重点培养。”一位云武郡国的武者十分羡慕的道。
 
    柳乘风的脸上露出苦涩的表情,道:“今年的新生实在太变态了,我本来以为有机会争夺前十,现在机会变得渺茫了。”
 
    “下一轮武塔闯关的名单:柳乘风,张若尘,谢昭武……”
 
    包括柳乘风和张若尘在内,一连十个年轻武者从人群中走出来,站在了九位长老的面前。
 
    一共六位玄极境初期,三位玄极境中期,一位玄极境小极位。
 
    那一位玄极境小极位的武者,名叫谢昭武,乃是四方郡国谢家的天才。
 
    谢昭武向着张若尘等人看了一眼,眼中露出一丝轻蔑的神色,心中暗道,他们的修为太弱了,这一批武者之中,我肯定能过脱颖而出,成为最优秀的那一个。
 
    霍星王子的眼睛盯着张若尘,微微皱了皱眉,“他能够杀死青幽,天资肯定很高。不过,他毕竟才玄极境中期的修为,最多也就闯过第二层第三关。”
 
    十人走进武塔第一层。
 
    走进武塔的大门,里面又出现十座小门。
 
    十座小门的上方,刻着三个古老的文字——第一关。
 
    张若尘显得很随意,直接走进第二座小门。另外九位武者,也分别选择一座小门走进去。
 
    张若尘刚刚走进小门,便来到一座四面都是铁壁的封闭练武场。
 
    这一座封闭练武场显得颇为宽敞,长宽都是二十米,高度达到三十米。四面的铁壁,有十六个凹糟,里面放着十六盏青铜灯。
 
    张若尘走到练武场的中央,目光向着上方的石壁望去。
 
    石壁中,走出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武者,立到张若尘的对面,道:“我是洛虚,代表玄极境中期的最强力量,只要你能够接住我三招,就能通过第一关。”
 
    站在张若尘对面的洛虚,并不是真正的人,而是武塔用灵气凝聚成的灵虚体。
 
    张若尘道:“你能代表玄极境中期的最强力量?”
 
    洛虚笑道:“天魔岭的武市学宫西院一共开设了四百六十年,每年都有年轻武者来闯武塔,不仅包括你们这种新生,也包括在西院修炼了一段时间的老生。我就是西院四百六十年来,最强大的玄极境中期的武者。”
 
    张若尘似乎明白了一点,道:“若是我的修为达到玄极境后期,遇到的就是西院四百六十年来最强大的玄极境后期的武者?”
 
    洛虚笑道:“正是如此。”
 
    张若尘点了点头,问道:“接你三招,就算通过第一关。”
 
    “没错。”
 
    张若尘道:“那若是我将你击败了呢?”
 
    洛虚道:“那你就可以直接进入第二关,而且,今后你也会代替我,成为玄极境中期武者的守关者。但是,你想要击败我,应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试一试!”
 
    张若尘提着闪魂剑,横剑而立,整个人与周围的空间融为一体。
 
    他并没有使用空间领域,仅仅只是想要与西院四百六十年来最强大的玄极境中期武者公平的战一场。
 
    武塔中,最中心的一座密室,坐着两位十分美丽的女子。
 
    黄姓女子和端木姓的少女盘坐在密室的中央,她们的身前,悬浮着十面灵气镜子,可以看到十位武者的闯关场景。
 
    原本看守武塔的人,是两位武市学宫的银袍长老。
 
    但是,黄姓女子和端木姓少女想要见识今年新生中的天才,所以,就与那两位长老商量,由她们帮忙看守武塔。
 
    黄姓女子的身上带着一股冷艳的气质,宝蓝色的长发从脸颊垂下,使她的肌肤显得异常白皙。她盯着十面灵气镜子,淡淡的道:“霍星王子、姚青桐、紫茜之后,今年的武塔闯关,已经没有什么看点。就算再出现什么天才,也不可能超越他们三人,总体来说,今年的新生还算不错。我要回去修炼了!”
 
    黄姓女子显得兴趣缺缺,站起身来,高挑美丽的身姿展现得淋漓尽致,向着武塔外走去。
 
    端木姓女子依旧盯着其中一面灵气镜子,眼眸越来越亮,叫道:“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原本已经走到门口的黄姓女子,停下脚步,淡淡的道:“端木星灵,你还要继续看下去?”
 
    那一个看上去十三、四岁的少女,正是西院三大女魔头之一,端木星灵。
 
    黄姓女子,也是三大女魔头之一,名叫黄烟尘。
 
    两人都是玄榜武者,在西院称王称霸,堪称无敌。
 
    端木星灵对着黄烟尘招了招手,道:“尘姐,你快过来看,那一个玄极境中期的武者,竟然能够和洛虚战得不分上下。”
 
    “怎么可能?洛虚可是天魔岭的武市学宫四百六十年来最杰出的天骄,一代鬼才,难道有人在同境界可以与他抗衡?”
 
    黄烟尘有些不太相信,可她还是走了回去,向着灵气镜面看去。
 
    镜面上,两个男子正在激烈交锋。
 
    他们速度极快,形成十多道残影。
 
    黄烟尘脸上的神色终于微微的变了变,一双美丽的星眸中露出一丝喜色,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道:“到现在为止,他们交手了多少招?”
 
    端木星灵道:“七十四招!”
 
    黄烟尘重新盘坐在地,捡起地上的一份名单,看着那一份名单,道:“他应该就是云武郡国的九王子,张若尘。他的名字中,居然也带着一个‘尘’字,难道他不知道犯了我的忌讳?”
 
    端木星灵笑道:“你不会要逼他改名字?”
 
    “等他闯过武塔再说。”
 
    黄烟尘冰冷的道:“若是他能够接住洛虚一百招,说明他是一个顶尖的天才,只要他改掉名字,我还是可以饶他一命。”
 
    对于顶尖天才,黄烟尘还是十分欣赏。
 
    忽然,灵气镜面上的画面一变,张若尘的剑法变得凌厉起来,逼得洛虚不断后退。
 
    “怎么可能?”
 
    端木星灵和黄烟尘都屏住呼吸,紧紧的盯着镜面。
 
 87.第87章 九拳
 
    “哗!”
 
    张若尘向前跨出三步,穿过一重重剑影,一剑刺出去,刺穿了洛虚眉心。
 
    洛虚的身体定住,眉心出现一道剑口。
 
    张若尘收回闪魂剑,向后退了三步。
 
    “厉害,你赢了,你的天资在我之上!”洛虚笑道。
 
    随后,他的身体变得越来越虚幻,散裂成一缕缕灵气,消失不见。
 
    “洛虚的修为真是厉害,在同境界,他居然可以接住我九十三招,不愧是西院四百六十年来最强大的玄极境中期武者。”
 
    “当然,我若是使用出空间领域的力量,估计十招左右,就能击败洛虚。”
 
    张若尘的手臂一转,将闪魂剑收回剑鞘,打开金属铁门,直接向着武塔的第二层走去。
 
    击败了洛虚,张若尘也就不用继续去闯第一层的第二关和第三关,直接进入第二层。
 
    端木星灵和黄烟尘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对视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震惊。
 
    “他居然在一百招之内击败了洛虚!”端木星灵依旧有些不敢置信。
 
    黄烟尘道:“不是击败,而是杀死。在一百招之内,他杀死了与他同境界的洛虚,真是可怕。”
 
    “我倒想看一看,他能够闯到第几层,第几关?”端木星灵的眼眸眯成了一道缝隙,对张若尘充满了兴趣。
 
    张若尘进入武塔的第二层的第一关。
 
    依旧是一座封闭的练武场,与第一层的第一关十分相似。
 
    “哗!”
 
    石壁中,又走出一个灵虚体的武者。
 
    竟然又是洛虚。
 
    洛虚看着张若尘,笑道:“我们又见面了!”
 
    张若尘微微诧异了一下,道:“第二层的第一关的守关人还是你?”
 
    洛虚点了点头,道:“没错!现在,你若是能够接住我一招,就算通过武塔第二层的第一关。有一点需要提醒你,我现在是玄极境后期的修为,而且是最强大的玄极境后期的武者。”
 
    “最强大的玄极境后期武者?”张若尘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不敢轻视洛虚。
 
    玄极境中期的时候,洛虚是同境界的最强者。玄极境后期的时候,洛虚竟然也是同境界的最强者。
 
    以洛虚现在玄极境后期的修为,要胜玄极境小极位的武者,也不是难事。
 
    甚至,以他的实力,足以和玄极境中极位的武者一战。
 
    一个玄极境中期的武者,想要接住玄极境中级位的武者的一招,那简直比登天还要难。
 
    但是,张若尘却不是一般的玄极境中期的武者,面对洛虚,心中没有丝毫惧色,道:“我若是将你击败呢?”
 
    洛虚笑道:“你若是能够将我击败,不仅可以不用去闯第二层的其它两关,甚至连第三层的第一关也不用闯了。”
 
    “你不使用兵器吗?”张若尘拔出闪魂剑,指着洛虚。
 
    洛虚道:“我若是使用兵器,恐怕就没有几个人能够通过第二层的第一关。”
 
    实际上,别的武者在闯第二层的第一关的时候,只要能够接住洛虚一招,还能站起身来,就已经算是过关。
 
    “好!战!”张若尘道。
 
    “第一招,洛水出海!”
 
    洛虚的五指捏成拳头,脚踩步伐,犹如化为一道疾风,速度达到每秒四十二米,比一般的玄极境中极位武者都要稍微快上几分。
 
    一般的玄极境中期的武者,估计连洛虚的影子都看不清,更别说接住洛虚一招。
 
    张若尘并没有使用空间领域的力量,将灵气注入眼脉、耳脉,以自己的眼力和听力来判断洛虚的招式。
 
    张若尘的身体向左移动了一步,躲过洛虚的一拳,与此同时,张若尘挥剑一斩,劈向洛虚的腰部。
 
    “第二招,洛水回殇!”
 
    洛虚的身体犹如飞鱼一般的跃起,形成一道弧线,一拳打向张若尘的胸口,爆发出来的力量,似乎比刚才又强了几分。
 
    他的拳头,刹那之间就出现在张若尘的面前。
 
    若是张若尘被一拳击中,必定重伤。
 
    “天心剑钟!”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